akwila

杯子已经满溢。

他在走路。走着走着,就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另一个人不言不语地坐在他身边,他又不哭了,擦了擦眼泪,继续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