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ate

Aged. Tired. Addicted to alcohol and cigarette.

【AC同人 | Shaytham】Virus

BY:暗之奏鸣曲
设定灵感来自ACRG现代剧情,雪姨记忆档案自带病毒直接down了Abstergo Entertainment。
【BTW自从装了ACRG我的电脑已经down了三次了,昨天是第三次,雪姨,这个锅你要背。】
关于Killer病毒相关设定大家可以自行阅读我国科幻作家刘慈欣老师的《太原之恋》和三体系列第二部《黑暗森林》
Here we go.
~~~~~~~~~~
Shay Cormac觉得他最近有点无聊。
不,也许把觉得那两个字去掉比较对劲,因为他并不明白什么是无聊,不真正明白这个单词的从含义。他只是把诸如“无所事事”,“没有生活目标”,“打发时间”等等一系列描述他当前的状态的词语扔进检索器,0.013s之后,检索器把BORED——五个大大的黑黑的粗粗的,Bodoni体的字母——直接甩到了他的脸上,带来一阵毫无防备的生疼,之后懒洋洋地掉进他手里。
Shay盯着这五个字母看了一会儿,或者说,呆了一会儿,就随手把它们扔到了一边,字母们在石头上摔成了一堆可怜巴巴的黑像素,吓跑了边上的大海雀们和小林鸽们,前者扑通扑通地跳进冰河里,后者扑棱扑棱地飞到天空中。遥远的天边正慢悠悠地飞过一只龙,看起来就像被啃光的鸡骨头,因为那家伙本身就是一大堆骨头。
无所事事,好吧。缺乏目标,好吧。打发时间,好吧。
打发时间是因为他无所事事,而无所事事是因为他缺乏目标,而缺乏目标,那是因为他的倒霉目标从来没出现过,而想到他的倒霉目标…
“去他妈的。”
脏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有经过考虑。天边打了一个闪,雷声还没有响起,大雨就倾盆而下。Shay才想起来这个深网里的小世界的模拟天气被他设定成了只要他一骂“去你妈的”就会下雨,瓢泼大雨。他的外套,一件黑红色的大衣已经淋得湿透了,然而他没动用自己的管理员权限让雨停下,也没利用物理模拟修改器弄干头发和衣服,甚至连躲雨的地方也没去找。他就是不愿意动弹,好像淋雨就可以冲掉所谓的,BORED。
我一定是一个人太久了所以脑子坏了。他心想,旋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我他妈的明明是病毒啊。
病毒他妈的哪里来的脑子?
没有脑子那脑子要怎么坏掉?
他妈的…Shay低下头,湿淋淋的双手捂住同样潮湿的面孔。有什么地方,不管是哪,一定出了问题,大问题。
Shay Cormac,他本来不叫这名字的,或者说,他本来也没名字,甚至,那个时候,所谓的“他”还是“它”。
基于已臻成熟的KILLER3.0模板编写的病毒,指向性,杀伤性,稳定性,拟态性,在22年5个月21天6小时37秒21毫秒15微秒前的那个防火墙技术没跟上网络技术发展的时代就是杀人利器。无法追踪,杀谁谁死,当年的它跟它众多诞生于深网的兄弟姐妹简直是人人谈之色变的恶魔。时过境迁,当年的病毒们要么在完成指令后自动销毁,要么被升级的病毒杀手粉碎,只有它一个像个布朗运动的可怜分子一样在表层网络的大广域网和深网之间游荡。没有目标,目标不存在,意味着目标已经死了,或者目标在纪元前冬眠,个人数据库没有录入信息,当然,还有更可怕的可能性,就是创造者傻到搞错了甄别条件。不管是什么原因,其带来的直接结果就它存在了许多年。
然后在15年4个月11天2小时26秒38毫秒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用不精确的哲学语言描述就是“它”意识到了自我的存在,“它”变成了“他”。而用不那么精确的科学语言描述则是该程序中的控制部分发生了非正常的拓延并在传输过程中产生了变异导致了不可逆转的智能化。
用Shay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这是他当时“想”到的第一句话,只不过是ASCII码格式的。
病毒“它”变成了“他”最后变成所谓的“Shay Cormac”,来源是五十多年前的老游戏。他复制了模型,声音,动作,一切收归己用。之后在深网的角落的角落里开辟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地方,圈养了他从两个倒霉游戏——《魔界》和《暗神》——的云端里绑架来的模型。
当然,还用物理模拟器设计了天气,还设计了天气的触发条件,比如那句“去他妈的”触发瓢泼大雨,那是他三天前,没这么BORED的时候设计的。
精确的600s过去后,雨停了。而在精确的60s后, 太阳出来了。Shay甩了甩脑袋,抖掉水分。现在是17时31分28秒97毫秒,他决定第二次去大广域网转转。
~~~~~~~~~~~~~
其实这个梗可以衍生的
比如黑客什么的
【阿萨辛那边有挨蹬和瑞贝卡和小羊那么流弊的巨巨我们甜不辣也不能落在别人后边对不对】


【btw魔界和暗神其实就是wow和diablo】

评论
热度 ( 30 )

© Son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