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ate

杯子已经满溢。

这个操作犯规了快放我下车不对下船!!!!!!老家房子里放船模鬼信你俩没一腿啊!!!!!!!

“你好像特别了解我。”
“不,我不了解你。”
沉默了一会儿,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至少,我不了解现在的你。”
“真的?”
直觉——似乎在这个人面前我只能按照本能和直觉行动——告诉我别抓着他话里的漏洞问更多的事情。但即使是如此简单的,只需用是或不是来回答的问题,他也依然没有立刻回答,不过用行动来填充这短暂的空白。他撑起身体跨坐在我的小腹上。流动的烛光让那双深陷的棕眼睛看起来格外明亮。
“真的。”
他俯身贴在我耳边说道,声音有些颤抖。

换新电脑重新玩叛变,把歌词和剧情串了一下之后觉得这首歌的每一句歌词都是一个flag。

【Fate】无题(兰斯洛特x迪尔姆德)

其实这是一个惊悚小说的结局










————————————————————
兰斯洛特第二天早上到医院之后,按照惯例先去看了下迪尔姆德。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病人没像平时那样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冥思苦想自己前一天干了什么,而是在屋子里踱步,看到兰斯洛特推门进来的时候,琥珀色的眼睛紧盯着房门,看起来异常明亮。

“兰斯,我…全都想起来了。”

医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谨慎地提了一个问题。

“你想起什么了,试着简单地描述一下,不需要太多细节。不要着急,慢慢想。”

“我以前是个警察,因为一些…人为的和巧合的因素出了事故,还把脑袋搞坏了。我病了一年?差不多吧?不光是那个该死的事故,这一年里的每一天我都不记得自己前一天做过什么。谁能想到……”迪尔姆德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绞在一起的手指,脸颊浮起淡淡的红晕,“谁能想到我们在一起之前出了这么一档子破事。”

兰斯洛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跳了两秒,而迪尔姆德好像没意识到他的异样,依然诉说着自己的记忆。

“这一年里的每一天都要重新认识你一次,而你也不曾放弃,每一天都要向新的我介绍自己。”迪尔姆德走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兰斯洛他本能地拍了拍年轻人的后背。

“不管怎么说事情都过去了,兰斯…谢谢。我的人生中前二十五年的不幸都是为了营造遇见你,这个最大的幸运。”温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眼泪打湿他的衣服,“我记得我前天晚上跟你说过这句话,今天我会再说一遍。我爱你,兰斯洛特,感谢天主让我们相遇。”

修长的手指抓紧了他的肩膀,也让某种异样的坚硬冰凉的质感更加清晰,兰斯洛特侧过头,发现那是迪尔姆德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样式非常简洁。

他不记得迪尔姆德昨天手上戴了这个戒指。


他抬起自己的左手,在同样的位置看到了同样的戒指,金属在日光灯下反射着寒冷的光芒。

For freedom.
For death.
For dark abyss and eternal fire.

【英灵做成】安古斯 奥格(下)

简介
凯尔特传说中的爱与梦境之神,达纳神族最有智慧的魔术师,同时也是迪尔姆德的养父,却以Berserker职阶被迦勒底召唤?
“Berserker?不,我敢肯定我是Caster,是你们搞错了。”
从对自己的理念无比执着这一点来看,他很符合Berserker的职阶特点。

羁绊故事一
身高/体重:185 cm·77 kg
出典:凯尔特神话
地域:爱尔兰
属性:混沌·中庸
性别:男
“我无法完全理解你的行为以及产生这些行为的根源,但你一定是有理由的吧。既然这样,我会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帮助,也不会多去发问。”

羁绊故事二

“预知”:A
安古斯作为魔术师所持有的技能之一。他曾经就国王康马克的未来作出预言,也利用这一技能看到并提醒养子迪尔姆德即将面临的危险,也包括他在诅咒之下必然经历的死亡。

与千里眼的运作原理不同,他所看到的未来是由身在高维的本体反馈的观测结果,而非“亲眼”见证的。当观测较近的未来时,观测种类较少而精度会提高。应用在战斗中,能为己方提供更有效的行动方案。当观测较远的未来时,可以观测到数目庞大的多重可能性,但精度会相应地下降。

对于更加遥远的未来,本人拒绝透露相关的信息。


羁绊故事三

留给人的第一印象统一都是“温柔但有不可忽视的距离感”的年轻男人

为了避免沉迷梦境,他选择在人即将醒来时,把与梦境和他本人有关的记忆一并抹消了,只留下温柔而甜美的回响,作为让人类直面现实的力量。

出于这种原因,他并不习惯保持长久而实在的关系。当有人与他过度接近时,他反而会刻意展露自己冷漠甚至残忍的一面。包括但不限于回避,拒绝以及威吓。

羁绊故事四
“梦境的安魂曲”
等级:C 种类:对人宝具
安古斯的竖琴奏响的旋律具有安眠的力量。在战斗中控制了效果,使得琴声能够削弱敌人的战斗力,并为己方提供援护。

“梦神的加护” :?
由原本的宝具“吾子,在吾梦中安歇”经削弱后产生的。如果以原有的强度展开,可以创造与凯尔特诸神栖息的“彼世”具有相似规则的大型固有结界。进入其内部的人员自身时间流将产生停滞,受到的伤害立即恢复,精神也会立刻沉浸在愉快而酣畅的美梦中,即另一种形式的不老不死。
这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羁绊故事五
安古斯清楚地明白御主并非自己的孩子。但是在清楚这件事的前提下,他的思维依然会不自觉地向着“作为父亲为孩子思考”的方向偏移。
怎么样做是最合适的?应该对他隐瞒一切,还是应该揭示他必须面对的未来?需要扶持他走上正确的道路吗?还是要令其自行发展,自行选择?
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帮助,在危急的时候提供保护。在其余的时候,他只会在御主身后不远的地方守候。
这是他在“身为父亲”的异常精神基础之上,利用作为神明和魔术师所残余的理性进行思考后得出的结果。


最终故事
作为父亲达格达与母亲波安两人私情的产物,他一出生就被交给身为异母兄弟的米迪尔抚养长大,不曾作为孩子得到父母的抚爱。
也许是为了以另一种方式报答米迪尔的恩情,也许是因自己的过去产生了共鸣,他收养了同样不被父母需要的迪尔姆德,将他养育成人,给予了他无数的帮助,为他的死而悲哀,最后利用某种方法令他复活。
复活的结果产生了扭曲,造成异变。站在神的立场,他却不曾认为自己是有错的,只是出于尊严和掩盖失误的目的决定将失败的产物抹杀。
同时具有身为父亲的执着与足以将愿望实现的力量,成为了安古斯两次错误的根源。

羁绊礼装
金棺材
看起来十分华丽的金棺,上面雕刻着无法解读的神圣文字和符号,也许是历经很长时间才制成的吧。
“实际上,从我的儿子离开的那一天起,我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也就见证了他的,收束的末路。”
他出于侥幸令养子立下“不可狩猎野猪”的誓约,又出于理性接受了不可变更的结果,甚至将同样的结果反复观测,以期在那一天到来时,心灵可以如钢铁般坚硬。
但是,当未来真正变成现实的时候,当这不详的物品真正派上用场的时候,神明依然因难抑的悲痛而哀哭,作为一名失去了爱子的父亲。

情人节回礼
鸟之使魔
长着淡金色羽毛的鸟儿,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物种。本人解释说它是使魔,却弱小得不像战斗用使魔,也显眼得不像侦查用使魔。
这就是传说中安古斯豢养的爱之神鸟吧,会在心怀爱恋的人周围打转,鸣叫,对软弱的暗恋者会用上爪子和鸟喙,只为将其驱赶到所爱之人身边。
怎么赶也不会离去,关在笼子里会自己逃出来,又一直用悦耳的鸣叫吸引注意,仔细一看,原来它的腿上绑着一张字条:
“不管心中的爱有多么深刻,不被唇舌表达,不被耳朵聆听,也只是一场空幻的梦境,除了自己,不属于任何人。
如果心中真的涌动着爱,就去追逐和诉说。希望这只使魔可以代替我,爱与梦境之神安古斯 奥格,给你一些激励。
P.S. 同时也希望你不会因为被啄伤或抓伤来找我治疗:)”

【英灵做成】安古斯 奥格

占tag很抱歉orz

职阶 Berserker ★★★★★

筋力B
耐久E
敏捷D
魔力EX
幸运B
宝具D
——————————————
技能1 预知 A CD8 - 6
全体打星率 50% - 100%
敌方全体暴击率下降 10% - 20%

技能2 治愈的竖琴 EX
全体回避一次 CD8 - 6
精神异常状态解除
全体hp回复 900 - 1400

技能3 梦神的加护 ?CD10 - 8
赋予己方全体每回合回复hp的状态(5回合)
700 - 1200
赋予己方全体每回合获得np的状态(5回合)
4%
赋予自身每回合获得暴击星的状态(5回合)
8 - 15
——————————————
固有技能:

阵地作成 EX
自身Art卡性能提升12%

狂化 D
自身Buster卡性能提升4%

领域外的生命 A
赋予自身每回合获得星星的状态(2个),弱体耐性提升(10%)

神性 A
赋予自身伤害提升状态(200)
——————————————
宝具 梦境的安魂曲
敌方全体蓄气减少一格
我方全体持续性技能效果延长一回合
赋予己方全体Quick卡性能提升(3回合)30% - 50%
获得暴击星(OC)20 - 40
——————————————
对话

召唤
Caster 安古斯 奥格,因现世的危机,应召自彼世的梦境前来。另外冒昧地问一句,我的儿子也在这吗?


灵基1
竟然拿来了我的竖琴啊,真不容易,辛苦了。

灵基2
你的行动已经观测过了,不止一次,但亲身经历的感觉还是和观测不同,我应该对你表示感谢。

灵基3
得到了竖琴和玛纳南的赠剑,离最后只有一步之遥,谢谢你迄今为止的付出…你问我这只鸟是什么?它只是使魔,不是德鲁伊所说的什么亲吻的化形。想养的话可以送给你。

灵基4
这跟我仍在现世行走时的状态还有差距,但足以应对现状。累了吗?那趁着午后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我会用安眠的琴声为你编织一场无忧的梦。


对话一
休息的时候想不想听听我的预言当消遣,比如说你的怠惰可能导致的未来。

对话二
以目前为基准观测,你作为人类确实相当重要,这已经是无法否认或改变的事情了。不过……还不足以负担你的未来,只能这么说,继续努力吧。

对话三
作为从者,我会听从你的命令,毫无疑问。作为一个还不够成熟的御主,你是否愿意偶尔听从我的建议?

对话四(对迪尔姆德)
离别千年后的重逢不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吗?好了,别露出那种表情,来,笑一个~

对话五(对梅林)
窥视和入侵人类的梦境不太合适吧,虽然确实有趣。可是考虑到人类的精神构造,希望你不要继续下去了。

对话六(对库丘林)
小瑟坦达竟然也在这,过得怎么样?你问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卢格和黛克泰尔都没说过你是在我的领地上出生的?

喜欢的东西
人类能算作东西吗?如果算的话,那就是美丽的人,会爱的人,还有…不被需要的孩子吧,不,这个不能说喜欢,但确实有一些特殊的感情。

讨厌的东西
我讨厌威胁。不止是讨厌,那已经到憎恨的地步了,我想亲手杀死所有敢威胁我的人。

圣杯
我唯一的愿望在被召唤到此地的那一刻就已经实现了,因此我对它没有寄托。如果是你想要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活动
偶尔分心做些别的事情也挺好的,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遇到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

生日
生日对你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吗?对不起,我一直以为这毫无意义。只说一句祝福就可以…?那好吧,祝你在白昼被爱意所包围,在黑夜于甜梦中安睡。

羁绊:

1 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吧?工作和战斗以外的时间最好用来休息,没必要在我这浪费时间。

2 要学习魔术?我并非一个好老师,而且我的魔术效果虽然有益的,但它本身对你是无益的。就当为你自己考虑,别再提出这种要求了。

3 我曾杀死过异母兄弟的妻子和侮辱他的吟游诗人,还有我生母的丈夫。我也曾为获得领地而欺骗我的生父。爱与梦境固然美好,可那不是我的全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4 在某些方面,你和他确实有点像,一样执着,一样吓不跑,或者说一样死脑筋,也一样让我没法讨厌,我真是…我真的是拿你们没办法,各种意义上。

5 我并非你的父亲,你不是我的孩子。但我依然能够,也愿意保证你每一夜里的每一个梦都安稳度过,平静无扰…就像我在遥远过去所做的那样。

凡事嫉妒,凡事怀疑,凡事畏缩,凡事幽怨,欲是转瞬即逝。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