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ate

Aged. Tired. Addicted to alcohol and cigarette.

在火祭场小姐姐们的建议下,灰烬这次决定用情感而不是武力来安抚又一次被他惹毛了的霍克伍德。



以下是喝多了以后摸出来的沙雕后续












看来洛斯里克点字书里写的东西也不是那么靠谱啊…这是灰烬在死掉之前脑袋里出现的最后一个念头。

他刚才按照姑娘们告诉他的套路,挨了霍克伍德两剑之后,借着对方收势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拥抱,吸魂——不对,亲吻,一气呵成,他敢说自己的动作专业得连吸魂鬼都挑不出毛病。之后他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霍克伍德,并伸出手准备拉对方起来,信心满满地准备...

2018-11-18

“你丫这么牛逼咋他妈不去传火啊!”

“老子传你🐴啊!”


灰烬使用了街舞!


收效甚微!



霍克伍德使用了狼剑步。



效果拔群!



灰烬被一剑打上了天!



灰烬,卒。


灰烬在篝火边复活了!


“你他妈还提不提传火的事了!”


“亲爱的!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提传火了!”


灰烬使用了下跪!


收效甚微!


“cnm这话你说多少次了!”


霍克伍德使用了街舞四连!


效果拔群!


灰烬被打出了硬直!


霍克伍德使用了狼剑步!


效果拔群!


灰烬被一剑打上了天!


灰烬,卒。


灰烬在篝火边复活了!


“你他妈能不能不要用狼剑——...

2018-11-18

我流灰烬的一些设定?

卡利姆的卡斯腾 Carsten of Carim

被闹钟叫醒之后发现除了被烧过一次的记忆之外什么都忘了,名字是棺材板上刻的。

生前是洛斯里克的下级骑士。干架的时候还算忠于骑士准则但骨子里是个老流氓。

为了力【sheng】量【ji】在身上开了五个洞变活尸脸了,然而死要面子在霍克伍德面前一直戴伪装戒指。

没文化,会读不太会写。

暴躁莽癌,拿了街舞剑之后就再也没用过盾,并且暴躁程度随敏捷等级指数上涨。经常因为一点p事就跟霍克伍德打起来。

但是他真的打不过霍克伍德,每次被堵门打得进不去火鸡厂就跑去古达的篝火了。
【我流私设霍克伍德会箭步和四连。】


【古达老师:夫妻吵架狗都不理。】
【冰狗:汪?】

2018-11-16

我的爱尔兰天使在287年前的今天降临于某个我不知晓的世界。

2018-09-12

海尔森在谢伊跟其他人的黑深残黄暴向脑洞里存在感尤其强烈(跟通常向相比),我甚至无法让这些脑洞里的海尔森跟谢伊保持一种纯粹且纯洁的上下级关系。他们会上床的,他们必然要上床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和目的。

2018-09-06

别人都是怎么称呼谢伊的


刺客:
授爵骑士:Cabbage farmer以及一些我不怎么懂的意思类似“二逼”的法语
霍普,连恩,阿基里斯,肯瑟苟沃斯:Shay& Traitor& Hunting dog& Templar dog
圣殿骑士:
海尔森:Shay& Captain Shay Cormac
吉斯特:Shay& Captain
威克斯:Shay
约翰逊:The boy………
门罗:Master Cormac& Shay(去世前)………

一想到上校对谢伊那种老父亲一样的包容和尊重我对门罗鳕这cp的爱就永无止境。

2018-08-27

【MonroShay】Untitled Fragment

莫名其妙的现代au,流水账

谢伊想起来一年前,那时候高级定制西装穿在他身上跟号子里劣质的破囚////衣一样不舒服,而且比起那玩意还多了一条领带要系。黑色底料上暗红色的刺绣花纹眼看就要被扯得抽丝,门罗先生走到他面前,伸手解开几乎被缠成绞索的领带又打了个板正的双交叉结,之后给他抚平肩部的褶皱又把领口整理了一下。谢伊从来没接受过这种待遇,就像在门罗先生之前也没人用不带嘲讽意味的尊称叫过他一样。他只能僵立着任由一冷一热的两股风在心里交替着来回吹。年长的男人很快看出了他的那点情绪,令人感激地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随便拍了一下谢伊的肩膀,接着把车钥匙递给他,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车库,跟平时没有丝毫区别。
半年前,...

2018-08-14
1 / 12

© Sonate | Powered by LOFTER